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鹏 > 七年后 既期待 又忐忑

七年后 既期待 又忐忑

考察进入21世纪的中国,若以“奥运”为视角,七年是一个周期 

七年是一届法国总统的任期;在婚姻关系中,也有“七年之痒”之说。不管怎么说,七年是一个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算短的时间。

 

考察进入21世纪的中国,若以“奥运”为视角,七年是一个周期。从2001年7月13日北京成功获得2008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到2008年8月8日奥运会开幕,这是一个七年;从2008年8月24日奥运会闭幕,到2015年7月31日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又是一个七年;而从2015年7月31日至2022年春节期间冬奥会举办,则是第三个七年。

  

前两个七年已经过去,新的一个七年也已经开启。未来的七年,中国会怎样,从前两个七年中或许能得到一些启示。

  

前两个七年,从政治层面分析,期间各经历了一次领导层的“代际更迭”。在第一个七年中,2002年中共十六大和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都完成了老一代向新一代的权力过渡。

 

在第一个七年中,中国经历了2003年SARS以及20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但筹办奥运的进程并未因此中断,相反,很多大事小情都以“奥运”的名义被摆在优先和突出的位置。一些矛盾和问题被暂时回避、搁置,一些议程中的改革也被滞后。

  

这种惯性甚至持续至2008年奥运会举办后的第二个七年的初期。但这一时期,各地不断爆发出的强拆问题、毒奶粉事件、王立军以及薄熙来事件等,从各个层面反映着政治和社会生态的严峻挑战。

  

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是第二个七年的一个分水岭,十八大确立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在上任后即展开强有力的反腐打贪行动、倡导全面依法治国、推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系统性纲领,这是一场新的“拔乱反正”,对前两个七年中产生和积累的问题进行纠偏和清理。

  

前两个七年,从经济层面分析,第一个七年,以2001年7月北京成功获得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以及数月后中国正式加入WTO为标志,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开放时代,享受着承办奥运和“入世”所带来的双重经济红利,经济成就举世瞩目;但第二个七年,以全球金融危机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为标志,中国经济开始了一场调整与转型、借以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新征程。

    

观察之前两个七年的中国政治、经济,第三个七年又将如何呢?

  

与前两个七年不同的是,在新一个七年中,领导层的代际更迭未到时机。按五年一届的规律,预期2017年,中国共产党将举行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现任的十八届中央领导集体的领军人物,因未届退休之龄,将会继续领军,由此可以相信,十八大之后启动的一系列政治改革、经济调整之策,也必然会因此继续得到推动,成果得到巩固。

 

但即使这样,由于增加了2022年举办冬奥会的因素,人们当前普遍关心的是,十八届中央领导集体倡导和推进中的各项改革,能否继续深入扎实地开展下去?人们不希望再现像前两个七年中出现过的那种以“奥运”“维稳”的名义,而打断、滞后和搁置一些计划中和正在推进的改革;与此同时,人们也期待着冬奥会的举办能够助力中国经济的转型再造,分享举办冬奥会的经济红利,但不希望再现像前七年出现过的那种因奥运而带来的强拆、房价暴涨,以及对私权利的各种限制,而使民生受损。

 

2021年,中国共产党将迎来百岁生日;此后半年,中国将举办2022年冬奥会;再过半年多,因循五年一届的惯例,预期2022年的下半年,中国共产党将召开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这将是一次领导层“代际更迭”的大会,而那时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很期待,又很忐忑。如果能沿着第二个七年后期开启的一系列“解民忧”“惠民利”“得民心”之举走下去,前景就很值得期待;如果重蹈前两个七年中由申办和承办奥运而带来的的种种弊政,前景就令人忐忑。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