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09年05月27日 18:40

陈至立敏感时刻访朝鲜

鉴往而知今,甚至可以知未来。

当国际社会纷纷谴责朝鲜进行二次核试验之际,回过头看看30多个月前朝鲜进行第一次核试验后,国际社会是如何反应和处理的,或许对未来事态发展能看出些许端倪。

与此次核试验事先秘而不宣不同的是,上一次核试验,在进行前一周,2006年10月3日,朝鲜就公开宣布了要进行核试验,只是没有讲具体时间。这样,在核试前,国际社会就已有所准备,并进行了一轮谴责、劝说和阻吓。

2006年10月9日,当时任日...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4日 14:44

【故事新编】曹操改名

话说近日曹操难得闲暇,想了解点人间奇闻。贴身心腹捧来一摞报纸供丞相消遣。

翻着翻着,一则新闻引起了曹操的兴趣。新闻讲,37岁的广东潮州人陈书伟因在“上诉状”中仅写一“操”字而被拘留15天。

曹操不解,问心腹,为何写个“操”字就要被拘留,那我曹操天天签字,写“操”字不计其数,若在人间,难道也要被拘不成。

心腹听罢,哑言失笑,说丞相不知,这“操”字在俺们三国时代,并无贬意。即使今日在人间一权威字典《现代汉...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01日 23:55

流感称谓一天三变

五月一日,一大早,就看到一封电邮,说世卫组织把“猪流感”改名了。

上新华社网站一看,果见有此消息——世界卫生组织4月30日宣布,从当日起,该组织不再使用“猪流感”一词指代当前疫情,而开始使用“A(H1N1)型流感”一词。

消息援引世卫组织的解释称,之所以更改当前疫情的叫法,是因为“猪流感”一词容易误导消费者,农业界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已就此表达关切。虽然这种新型病毒是由猪流感病毒演变而来,但到目前为止,这种病...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28日 20:04

龙弟马哥遇猪流  牛魔王大战猪八戒

“猪年猪肉价涨”——前年(2007年)是农历猪年,当年中国猪肉价格上涨,举国关注,在多方调节和努力下,猪肉价格回稳。

“猪事”平静未几两年,不想,牛年春夏之交,猪又蠢蠢欲动,拱出圈惹事生非,居然横行世界去了——近日猪流感搞得天下大乱,金融市场正盼牛头,不想却遇上猪头。墨西哥的龙弟(总统卡尔德龙、1962年生人,属虎)、美国的马哥(总统奥巴马、1961年生人,属牛)最近心情都好烦呢,猪流感在这两个国家闹得最凶,...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22日 14:09

拆字成趣

中国文字是象形字,每个字都有意象可求,可以分割出不同的意义构件。这种字形的独特性,使中国人产生“文字迷信”,其中拆字、测字、名字忌讳、谶语等,都是字形结构影响下的产物,是中国文化的一大特色。

笔者看到的最有名的一个拆字故事是说明朝的。

话说明末崇祯年间,流寇猖獗,天下大乱。李自成和张献忠,分扰黄河、长江流域;其中又以李闯王势力为大,威胁北京,首都危在旦夕。

有一京城大官,在此之时,心慌意乱,既忧社...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08日 18:07

教子一艺,不如赐子佳名

也许是多年做文字工作,在别人眼里,好像是多认得几车字的,这不,无独有偶,这几天有几位朋友、同事同时跟我提起,为他们即将到来的新生宝宝的名字出出主意。又看到耿铭钟所写博客“点名趣事”(/topic_article-9-505.shtml),不禁勾起我对取名的一些联想。

先说一个笑话,有位齐老先生三代单传,晚年时,喜获麟儿,如获至宝,便将小孩的八字请算命先生合字,希望能求得一个叫起来觉得响亮的名字。

算命先生盘算许久,说:“生...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24日 16:49

繁簡之爭不折騰

兩會期間,有代表、委員提出議案,要廢除簡體字,恢復繁體字,引起社會輿論一片譁然。作為一名文字工作者,若問我對此事的意見,我的態度是不走極端,漢字從繁到簡,已經是一次革命,不必要再推倒重來,讓大陸13億人再來一場文字大革命。

當然,對於一些代表、委員提議重視繁體字,宣導人民群眾,特別是中小學生學習和認識繁體字,我倒是舉雙手贊成。

贊成的原因很簡單,從繼承中華文明的角度講,繁體字存在於古籍典章之中,我們...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0日 20:54

“成年”了,就“通奸”?

这两天读台湾报纸,看到一条有意思的新闻,说的是,台湾官方的史前文化博物馆,在去年12月出版的导览图书手册《台湾与南岛文化》中,把当地原住民泰雅族象征成年(adult)的纹面,翻译成“通奸”(adultery),以致有原住民“立委”气愤至极,认为此翻译严重污蔑有文(纹)身、文(纹)面文化的泰雅族、赛德克族、太鲁阁族等台湾原住民族,并打算向联合国控告台湾当局伤害原住民名誉。  

此外,该手册还将担任祈福重责的女祭司译为...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8日 13:46

新华社改稿别有洞天

新华社,国家级通讯社,每天发稿成百上千,其中有一种稿我最爱看,这就是“改稿”。

所谓“改稿”,实际上就是对当天已经发过的稿,其中有错误的,补发的一条更正稿,以纠正上一稿中出现的错误,这些错误有的是事实性的差错,更多的是文字、语句方面的错漏。这些改稿每天量并不大,说明新华社作为国家级通讯社,采编质量的上乘。而即使出现哪怕一个字的差错,也要在当天及时作出更正,也体现出新华社对读者认真负责,对业务精益求...

阅读全文>>